财新传媒
文化专栏

专栏|笨蛋,问题是语言

2019年06月22日

现在网上真是什么都有。但是我怎么开始搜索呢?因为我不知道要找什么。表面上看是修马桶的问题,实际上是词汇量问题

专栏|慢世与高洁

2019年06月22日

王徽之和弟弟献之共读《高士传赞》,说到“井丹高洁,不慕荣贵”“长卿慢世,越礼自放”,献之欣赏井丹,徽之欣赏司马相如。慢世,就是率性

专栏|含泪的微笑

2019年06月15日

英国随笔的集大成者兰姆更受中国老一辈文人喜爱,他的幽默有其独特之处。经历过忧患而又想寻求内心宁静的人,对于兰姆是能够相通的

专栏|足球世界的未来是女性

2019年06月07日

三十年过后,美国女足再一次竖起旗帜,要求男女平权。她们知道,如果没有人站出来,改变永远无法发生

专栏|不再做听话的兔子

2019年06月07日

让人们通过公共讨论,选择那些最经得起论证的观点,由此凝聚底线共识,整个社会也才会形成更加理性、良善的运行规则

专栏|魔幻•现实•医学

2019年06月01日

人们因神秘而产生更深的恐惧,固不如透过魔幻现实的方式,通过对话触摸死亡的温暖,发现死神的可爱,洞悉身后并非虚无,身外也并非虚空

专栏|没有共许

2019年06月01日

悼念自己虚度的时间,悼念自己逝去的年华,悼念自己在这时空中留下的每一条轨迹,尽管说到底它们也是虚妄不实的

随笔|童年碎片

随笔|童年碎片

2019年05月25日

正是因为有父亲做榜样,我才能在那个人类历史上罕见的疯狂时代,挺起胸抬着头,度过凶险的童年岁月

专栏|当阿加莎遇见莎士比亚

专栏|当阿加莎遇见莎士比亚

2019年05月25日

听侦探小说里的人物畅谈莎士比亚,尽管出自虚构人物之口的话不一定代表本人观点,但那些坦率、俏皮、不无调侃之意的评点往往别有妙趣

专栏|推己与推娃

专栏|推己与推娃

2019年05月25日

“祝你开心!祝你好运!”我听了感觉很温暖。虽然不能全心推娃,但孩子们能理解工作的重要性,家人之间能有真诚的祝福,这也算是收获吧

专栏|挪威秘密

2019年05月11日

挪威不愿失去任何一个孩子原发的运动热情,生怕外界的约束让他们早早丧失对于体育纯粹可持续的乐趣,而乐趣终将塑造一生之热爱

专栏|讲道理真没用吗?

2019年05月11日

说理需要一系列前提。温柔而坚定地讲理,以最大的善意寻求底线共识,尊重多元差异,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作出的努力

专栏|憧憬轮椅

2019年05月03日

生命必然由健康走向衰退。轮椅生活是服老适老的生活,不仅活动半径变窄了,领地收缩了,更重要的是身段放低了,心态更加平和了

专栏|一河一城

2019年05月03日

半生过完,常住的城三座,一城一河。人生前进,就像打开一扇又一扇门,而这几条河,恰似这几扇门的轴。流水不腐,户枢不蠹

专栏|当领导真难

专栏|当领导真难

2019年04月27日

十几岁的学生正是爱玩儿的年纪,每天要应付功课就已经违反天性了,还要拿出不多的业余时间,去领导别人干另外一些违反天性的事儿

专栏|不与龟鱼作主人

专栏|不与龟鱼作主人

2019年04月27日

作为以富国强兵为理想的政治家,王安石深为变法失败而痛苦,他表现出的淡然和闲适既是涵养所致,也是一种明达的态度和自我排遣

专栏|土耳其帽子

2019年04月19日

帽子不可能一禁了之。虽然今天戴土耳其帽的是少数,但说不准明天就会成为多数,时风可是说变就变

专栏|出国新世代

2019年04月19日

这群孩子的眼界比我们那时要开阔数倍,对于政治也已经有了相当复杂的理解。我想看看,在他们身上,是不是能摸到这个大时代的脉搏

专栏|爱你,哪怕你一事无成

2019年04月13日

这个原本完美的姑娘至死都有执念——我如果不再是个运动员,那我什么都不是了。这就是她终结自己生命的理由吗?

专栏|我在这里支持你

2019年04月13日

有效的说服不仅仅需要大声喊出支持或反对,更需要通过充分的说理,用坚实的事实、清晰有效的逻辑,讲清楚自己为什么支持或者反对

非虚构|叙事人席拉赫

非虚构|叙事人席拉赫

2019年03月30日

在古老的日耳曼人那里,叙事人的角色比法官更重要。他要一遍遍、一代代地把发生过的事件讲下去。只有当人们及其后代真正知情了,恐惧和仇恨才会消除

专栏|闻风坐相悦

2019年03月30日

诗文用典,最高明的用法是无迹可寻,就像宋人说的,盐溶在水里,看不见,味道在。可是,既然无迹可寻,注释者也就容易忽略

专栏|苦闷的“公文”

2019年03月30日

Kumon的中译是“公文”,但很多中国学生叫它“苦闷”。从前不管孩子们怎么喊苦闷,只要家长认准就行,现在这些熊孩子们也得罪不起了

专栏|谁不渴望一支伟大的球队

2019年03月16日

一代代球星诞生当然是成功的标志。但阿贾克斯人如今愈加明确,足球的成功只有对于胜利的追求,而足球的胜利需要一支球队的成功

专栏|谁更擅长数学

2019年03月16日

现实生活中的太多人,即便成年后也依然延续着小学生般的思维方式——总是从自己有限的经验观察妄下结论,以偏概全

财新微信

热词推荐
胡和平 方洪波 大庆油田 交易商协会 私募债 医学生 卖座网 非洲象 e租宝登记平台 德国商务签证 社会抚养费 有其屋 寻衅滋事罪 互联网彩票 全国人大常委会